不重视信用值 杜嘉班纳与“奢华”失之交臂

2019年3月前,D G 2018财年总收入为13.8亿欧元,其中,其在中国和亚太市场收入占比从上一年的25%缩减至22%,随着这份财政报告数据的流出,D G在行业的威望蒙上了一片灰霾,而且在2020年,D G的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依然不容乐观。

回首当初,D G创始人 Stefano Gabbana一直信心十足,甚至还在社交网络坚信即使品牌错失了中国市场,依然不会影响其发展,而今年的财政业绩,正好狠狠地打了其脸。

早在2018年 11月,D G的宣传视频《起筷吃饭》就引发了种族和性别歧视的丑闻,一度被舆论界吐槽。在巨大的压力下,D G筹备已久的上海大秀大计只能搁浅,而且还饱受了中国消费者与合作电商平台的非议。

据财报显示,在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2018财年,D G的EBITDA同比下滑 40% 至 8720万欧元,利润率从去年的 12.2%下滑至6.3%。

而从不同地区的表现来看,亚太地区销售额占总销售额比例从去年同期25%下滑至22%,美洲地区销售额占总销售额16%,去年同期为13%,意大利本土市场销售额占总销售额 23%。不过,尽管2019年的财政利润尚有增长,但其中的各项支出占比高达总销售额的60%,因此并不代表盈利可观。对此,D G表示,秋冬新品零售有望会挽救下半年的业绩。

另据报道称,在2019年有时装风向标著称的金球奖和奥斯卡颁奖晚会上,大明星都与D G绝缘。2019年3月,英国广播公司称,在福布斯最新发布的亿万富翁榜单中,D G两位创始人多梅尼科·多尔奇和斯特凡诺·加巴纳跌出榜单,蒸发了30亿元身价。

早在1985年,D G品牌就开始面世,通过五年的酝酿,终于推出了首一个男装系列。由于色彩鲜明具有个性,深受新富阶层喜爱,成立33年后,D G跻身奢侈品牌之列,也是意大利经营规模较大的拾大时尚集团之一,广受全球富裕人群喜爱。不过,由于其设计风格过于保守,因此只能依靠营销来维持发展。

与大部分奢侈品牌、时尚品牌相比,D G在产品的推广上无疑略显中规中矩,例如没有把握节日推送限定产品,因此不少网友表示D G的推送套路无疑有点苍白无力。